返回目录

《重生美洲巨头》

《重生美洲巨头》正文 第七十八章 猫腻

    “那你需要贷款吗?对于你这样有实力的人,央行可以提供大额的低息贷款,我想,这应该有助于你接下来的投资计划,”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马杜罗脸上的笑容更加的灿烂,他甚至还非常贴心的问了一句维克托需不需要向央行提起贷款申请。

    维克托摇了摇头,他拿起面前的酒杯轻啜一口,“等到我觉得不够的时候,我一定会通知你的。”

    说着维克托轻轻的拍了拍大腿站了起来,接过阿托手上递过来的外套,“好了,我该告辞了。”

    “我送你。”

    马杜罗站在酒店门口,看着维克托的乘坐的汽车消失在大街上,他没有再转身返回伊图尔维德酒店,而是招呼司机将他送回了同样位于科迪斯大街上的央行总部。

    才刚刚走到自己办公室的门前的时候,马杜罗的秘书一脸为难的拦住了自己的老板,低声在他的耳边说道:“老板,胡安·弗朗西斯科又来了,他在你的办公室里等你。”

    “我知道了,”马杜罗愣了一下,然后很快反应过来,他不动声色的对自己的秘书说道,“今天还有哪些重要的事情?”

    “中午你将要和美洲银行的副行长胡斯托·菲戈罗拉一起共进午餐,商讨关于扶助对外贸易的重要事项,然后下午一点三十分,总统将会在独立宫召开一个有关于国内金融活动的讨论会,就近期的金融市场动荡问题听取一些经济专家的意见,你可能会被问到的一些问题,我已经整理出来并附上了答案,然后会议结束后……”

    “好了,好了……”马杜罗感觉有一些头疼,他挥手打断了秘书的行程报告,“除了独立宫的会议之外,和美洲银行副行长的午餐你想办法帮我推掉或者联络对方办公室,告诉对方改天再约,其他的一切事务你都帮我推掉好了。”

    “是的,我明白了,”秘书推了推滑落到鼻梁上的眼镜,他知道马杜罗为什么会这么做,想到此刻正等在自家老板办公室里的胡安·弗朗西斯科,他不禁能够体会到马杜罗的为难。

    马杜罗叹了口气,他宁愿此刻坐在独立宫的会议室内,面对何塞的诘问,也不愿意面对胡安·弗朗西斯科,这个家伙的某些要求,实在是让人感觉到无比的头痛。

    不要觉得奇怪,如果你知道胡安·弗朗西斯科的全名就知道为什么了。这个家伙的全名叫做胡安·弗朗西斯科·德·杜阿尔特。

    是的,这个让马杜罗头痛的家伙,就是现任的萨尔瓦多总统,基民党领袖,何塞·纳波莱昂·杜阿尔特的儿子,而且是唯一的一个儿子。

    作为标准的太子党,九岁的胡安·弗朗西斯科经历了何塞流亡国外的悲惨,当时何塞的情况可算不上美妙。

    1972年,何塞代表多党联盟的中间党派,全国反对党联盟参加总统竞选,他的竞争对手是由军政府资助的,全国协和党的阿图罗·阿曼多·莫利纳上将。

    莫利纳的选票主要集中在农村,何塞的选票集中在城市,而72年的大选最终结果却是笼罩在一片内幕操作中。

    政府很快宣布莫利纳赢得总统选举,随后何塞的支持者在全国各个城市出现广泛的抗议和混乱,军政府很快镇压了城市内的动乱。何塞被监禁,指控的罪名是反对宪法,支持骚乱,虽然他很快就被军政府判处流放国外,但是显然何塞的政治之路遭受到了重创。

    1979年10月15日革命推翻了卡洛斯·亨伯托·罗梅罗将军的政府,由平民和军官组成的联合政府接管了政权。左翼游击队拒绝接受,认为这只是表面意义上的政治变化。萨尔瓦多开始了全面内战。

    何塞于1980年3月3日带领一家人重新返回萨尔瓦多,加入军政府,任外交部长。并且很快在美国人的支持下成为国家元首和军政府首脑。

    骤然从颠沛流离、朝不保夕的生活中,突然华丽的转身,成为掌控这个国家最高权力人的儿子,不过才22岁刚刚出头的胡安·弗朗西斯科可谓是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

    和他的父亲不同,流亡国外的经历带给胡安的不是更大的志向,而是让他认识到了一个东西的重要性,这个东西就是-钱。

    和他类似,萨尔瓦多国内广泛存在着一批“太子党”。和这帮人打交道,没有什么特殊的技巧可言。

    他们前一刻可以和你称兄道弟,也可以在后一刻就翻脸无情,而唯一的问题就在于,必须要让他们看到利益的存在。

    什么善恶是非,什么亲情友情、道德法纪,这些东西注定永远都入不了胡安·弗朗西斯科这类人的法眼,他们永远都只关注一个东西-金钱。

    而现在胡安·弗朗西斯科现身马杜罗的办公室,自然不是为了什么联络感情之类的,奔着的,也是为了钱这个小可爱。

    马杜罗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当推开大门的时候,看着一个20来岁,大大捏捏坐在他的位置上的年轻人,他的脸上很熟练的挂上了热情的微笑,“嗨,胡安,你今天这么有空跑我这里来……”

    听见马杜罗的招呼,胡安放下了手中把玩着的一个精致的笔筒,他望着马杜罗笑脸却没怎么客气,而是反问道:“怎么,难道你不欢迎我吗?”

    “哪里,哪里,你是我请都请不来的贵客啊,”听见胡安的语气不善,马杜罗的心里咯噔一条,慌不迭的回答道。

    他其实深谙和这些权贵之子打交道的技巧,也非常清楚胡安这类人的本性。如果可以,他不介意大家通过一场“友好”的协商达成一些互惠互利的协议。

    为此,在之前的几年里,央行首都储蓄银行先后通过了以胡安为代表的太子党提交到首都储蓄银行的超过三十项私人贷款项目,资金高达三亿科朗左右。

    其中除了六个项目是真的以外,其他的,呵呵,如果银行贷款部门认真核查的话,这些项目几乎无一例外的都是一些虚假项目。

    在央行首都地区储蓄银行接受的项目中,胡安伙同了一批人,其中包括财政部,央行内部的监管部门等,凭空捏造出了一批现实中根本就不存在的企业。

    然后又伪造了一大批这些企业之间,大量相互交易的虚假账目。

    并且以此为依据,向央行首都储蓄银行提交了贷款申请。

    由于有各个方方面面的头头脑脑的加入,这些贷款申请很容易就被批复下来。

    而贷款得到的款项,自然也就被这批人给瓜分得一干二净。

    这些贷款项目,没有人追查,马杜罗完全可以依靠自己行长的身份,指示手下的工作人员将其归入到银行内的“呆、死账”账簿中。

    反正银行每年都有大批莫名其妙的坏账、死账,哪怕是马杜罗在央行内的对手也明白这其中究竟是什么情况,所以,没有任何人会追究究竟发生了什么。

    只不过,这一次,马杜罗却不敢答应胡安再一次提出的“要求”。

    因为这帮人这一次的胃口突然变大了,大到马杜罗也不敢答应。

    百度搜索【云来阁】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